书名 作者 ISBN 丛书名 全文

数字化古籍:走出深闺待人识

《十年,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数字化终完成,5.3万卷全部无偿共享,一键直达》,这篇发布于2017年8月的微信公众号文章,至今仍然不断被转发、阅读。

这篇文章热度不减的背后,是读者对于中国图书馆古籍数字化的殷殷期待:哈佛燕京图书馆的中文古籍只有4200部、5.3万卷,而国内现存的汉文古籍约300万部、3000万册,中国的古籍数字化能否跟上世界的脚步?

其实,近年来,国内不少图书馆都在对馆藏古籍进行数字化,仅国家图书馆“中华古籍资源库”在线发布的古籍就超过3.2万部,是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的8倍,而全国各图书馆在线发布的古籍总量已达到6.5万部。中文古籍的故乡在中国,绝大多数中文古籍存藏在中国,中文古籍数字化的主力也在中国。那些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古籍,正在走出善本书库,走向互联网,走向更多读者的阅读生活。

国图60%善本数字化——研究生态就此改变

十几年前,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教授薛龙春还在南京艺术学院任教。连续两年暑假,他都专程到国图看书。那时,高铁还没开通,从南京到北京,坐特快列车要10个多小时,单程的硬卧票价200多元。到了北京,薛龙春住在国图附近的一家招待所,设施简单,每天100元,一住就是半个月。

搭上了时间,花了钱,看书的体验却不太好。说是看“书”,实际是看缩微胶卷。为了保护古籍,国图的大多数善本已经被拍摄成缩微胶卷,读者要在专门的机器上阅读这些胶卷。薛龙春关注的明末清初学人著作,很多是大部头,像张镜心的《云隐堂文集》和《云隐堂诗集》,加在一起有四十卷。一边翻动胶片机,一边阅读、抄写,有时需要回头查看某处文字,也没办法随意跳转,只能把胶卷一页一页地往回倒,其效率可想而知。

2016年9月,当国家图书馆“中华古籍资源库”上线的消息传来,薛龙春甚至不太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直到亲自上网检索测试了一番,他才确定,这并非虚言。

“这几年,我一直在向熟悉的朋友、学生,还有一些海外学者,推荐这个资源库,他们都反映非常有用。”薛龙春说,他不仅通过这个资源库阅读古籍,有时也通过它进行一些校对,“如果没有这个库,或许,为了校对几个字,都得再跑一趟北京。”

对于中华古籍资源库的评价,学界有共识。北京大学图书馆研究馆员沈乃文说,2016年发布的“中华古籍资源库”,一举扭转了此前我国古籍数字资源库建设落后的状况。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杜泽逊则认为,“中华古籍资源库”等古籍数据库将改变古籍整理研究的生态,具有里程碑意义。

“读者无论在世界任何角落,只要有互联网,就可以在注册后远程阅览、调取中华古籍资源库中的古籍数字影像,完全克服了时间、空间的障碍,真正实现了古籍资源的共享。”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林世田介绍,国家图书馆是国内古籍收藏量最大的单位,其收藏的汉文古籍在品种和版本数量上在国内都首屈一指。如今,国家图书馆所藏60%的善本古籍已经在“中华古籍资源库”在线发布。除了善本古籍的数字化,国图还在2015年启动了普通古籍数字化项目和少数民族文字古籍数字化项目。

“古籍数字化服务是图书馆界迟早要做的事,晚做不如早做,封闭不如开放,与其让社会推着走,不如我们主动前行。”对于古籍数字化,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张志清有这样的认识。

在古籍数字化的道路上,国家图书馆并不孤单。现在,上海图书馆在线发布的家谱超过8000种;在云南省图书馆发布的300余部古籍中,大理国写本《护国司南抄》、元官刻大藏经《大宝积经》这些特色文献;镇江市图书馆把读者利用率最高的20余种方志上网,正在建设中的镇江历史文献数字资源库、《镇江文库》数字化平台将在近年投入使用……

60亿元资金缺口:古籍数字化道阻且长

前不久,张志清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整理三国时期刘劭的《人物志》,作为一名熟悉图书馆的普通读者,张志清首先想到的是去查一查中华古籍资源库——作为副馆长的他,并没有借用原本古籍的特权。刚好,那部明代万历刻本《人物志》已经上网。他进入资源库,点开一页,打印一页,点校一页,再打开一页,再打印一页,再点校一页……没花太长时间,就把这三卷书进行了初步整理。虽然自己用着还算顺手,但张志清也听过一些读者向他诉苦:资源库对浏览器、阅读器都有一定要求,即使按照网站给出的一套烦琐的“解决办法”逐步操作,有时也无法正常阅读古籍。

“我们刚起步做古籍数字化时,采用的是当时的先进技术,但电子信息技术发展很快,几年之后,原来的技术就已经不能很好地适应新的需要了。”张志清介绍,目前,国家图书馆正在开发一套新的系统,不久就会正式上线,新系统将实现云管理、云服务,中华古籍资源库的服务也将随之提升,读者会有更好的阅读体验,“看到华为鸿蒙系统问世的新闻,我感到很振奋。未来,图书馆的数字化服务可以与物联网系统结合,解决目前的技术传播短板。”

在很多专家看来,古籍数字化服务的技术问题终究可以解决,如何提供更多高质量的古籍影像,才是图书馆界面临的真正考验,这也是读者更为迫切的需求。

“中华古籍资源库每年都有一些更新,但速度还可以再快一点。学者的研究领域多种多样,仅靠这个资源库,还无法完全满足日常科研的需求,其他图书馆应该以国图为表率,让善本尽快上网。”薛龙春的期待,也是很多读者的心声。

让善本尽快上网,需要更多图书馆更为开放的理念,也需要更多资金支持。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副研究馆员赵文友做过一个估算,如果将全国尚未数字化的40万个版本的古籍全部数字化,采集、组织、加工、存储、管理等费用大约需要60亿元。而国家古籍保护中心每年用于古籍数字化工作的经费不过1000万元,很多地方图书馆的古籍数字化经费更是捉襟见肘。

“在山东省图书馆,有限的古籍保护经费主要用于古籍普查、古籍修复等内容,古籍数字化的钱大多是从其他项目经费中节省出来的。”山东省图书馆副馆长李勇慧说,虽然该馆已经建设了易学古籍数据库、佛经专题数据库等项目,但是因为没有古籍数字化的专项经费,今后的古籍数字化做什么、做多少,既没有具体规划,也不敢做规划。

“近年来,古籍数字化工作愈发受到各图书馆的重视,地方财政也给予了一定支持,但古籍数字化经费一般是和古籍保护一般性支出捆绑在一起的,或者是在其他项目建设经费中列支的。”镇江市图书馆馆长褚正东遇到的问题,与李勇慧类似,“对于镇江市图书馆馆藏的18万册古籍来讲,目前通过多种渠道解决的古籍数字化经费是杯水车薪。财政部门没有对古籍数字化经费进行单独立项,是制约发展的首要难点。”

公共图书馆的免费政策,是否会导致古籍数字化的动力不足?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剑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不过,他也观察到,一些公司经营的收费古籍数据库,虽然建设速度很快,但因利益攸关,导致乱象纷呈,造成不少重复建设和浪费,结果是加重了读者的负担。

“古籍数字化工作,不能单打独斗,最好由国家有关部门统一组织协调,使之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国家级文化工程,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真正发扬光大。”张剑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近些年,张志清一直在呼吁图书馆界利用好有限的古籍数字化经费,通过合作共建、资源权益互换等方式实现资源共享,避免重复建设。

“如果实现了数字资源共享,读者对甲馆的服务不满意,可以选择去乙馆的网站浏览;如果甲馆的服务器遭遇意外损害,乙馆还有副本留存。”张志清说,共享数字资源,不仅是为了提高图书馆服务的效率,也是为了保障国家文化安全。他希望他的呼吁得到更多人的响应。

日期:2019-11-6 | 发布者:编辑审核

用户登录

网站地图 盈利足球分析网 山东群英会手机投注平台 三亚博彩业
申博sunbet注册 申博登入 太阳城现金开户 申博官网下载
澳门太阳城网上开户 彩都会app登入 19461188伟德国际 盈丰娱乐现金赌博
福利彩票投注技巧 皇冠足球网址导航 足球经理2013专业论坛 外围足球投注网
凤凰国际网上投注 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 最专业的足球网站 足球投注平台租用
8CJS.COM 583DC.COM 588BBIN.COM 968tt.com 897XTD.COM
2222ib.com 688PT.COM 132cw.com 817XTD.COM 181cw.com
151ib.com 998XTD.COM 729XTD.COM 518jbs.com 353SUN.COM
XSB897.COM 167psb.com 305SUN.COM 8877DZ.COM 919psb.com